别叫我酒神2

别叫我酒神2超清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宋晓峰 崔菁格 黄继栋 张蓝艺 罗辑 
  • 王岩川 

    超清

  • 喜剧 剧情片 剧情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2021 

酒神的狄俄尼索斯的传说

狄俄尼索斯是酒神,他是宙斯和塞墨勒的儿子。当他的妈妈被宙斯的璀璨之焰烧死时,他还只是个孤弱的婴儿。他的父亲将他寄托在山中仙子们那里,他们精心地哺育他长大。在森林之神西莱娜斯的辅导下,他掌握了有关自然的所有秘密以及酒的历史。他乘坐着他那辆由野兽驾驶的四轮马车到处游荡。据说他曾到过印度和埃塞俄比亚。他走到哪儿,乐声、歌声、狂饮就跟到哪儿。他的侍从们,被称为酒神的信徒,也因他们的吵闹无序而出名。他们肆无忌惮地狂笑,漫不经心地喝酒、跳舞和唱歌。侍从中的妇女也因极端粗野、得意起来有失体面而臭名昭著。当她们疯狂或是极度兴奋时,她们使用残忍的暴力。她们曾把俄尔浦斯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的手足撕裂。就连底比斯国王,仅因为在本国崇拜巴克斯(狄俄尼索斯的别名)问题上皱了皱眉头,也遭受了同样的惩罚。而带领这群狂热的女人胡作非为的就是底比斯国王的母亲。酒神狄俄尼索斯和他的爱情忒拜国王卡德摩斯有一位特别出众的女儿,名叫塞墨斯(Semele);她在底比斯总是承蒙宙斯的垂爱。善嫉的赫拉想了个坏主意,她怂恿赛墨斯向宙斯提要求:面见这位雷电之神。宙斯无奈的答应了赛墨斯。然而,当宙斯以众神和万民之王的面貌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地来到赛墨斯面前时,可怜女人的凡人之躯承受不了神祇的威严,生下一个不足月的胎儿之后便在雷电之神的烈焰中化为了灰烬。宙斯把胎儿缝在他自己的大腿内,狄俄尼索斯就这样在父亲宙斯的体内成长了起来,后来又从宙斯的腿部第二次出生。众神之王叫来了自己的儿子,众神的使者赫尔墨斯,让他把小狄俄尼索斯带到赛墨斯的姐姐伊诺和她的丈夫、奥尔科墨诺思国王阿塔玛斯那里去,希望他能平安长大。可是被嫉妒吞噬了理智的赫拉不愿放过可怜的孩子,她让阿塔玛斯发了疯,又逼得伊诺带着小狄俄尼索斯跳了海,海中仙女们接纳了伊诺和孩子,直到赫尔墨斯找到她们。赫尔墨斯把狄俄尼索斯转而交给尼西亚山谷的山林仙女们抚养。当狄俄尼索斯长成一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子时,他的容貌就像太阳的光芒一样耀眼夺目。他镇日在山林间游荡,一群头戴花冠的随从簇拥着英俊的神祇,其中有老迈的西勒诺斯(Silenus)、长着尾巴和山羊蹄子的萨提尔(Satyr)与潘神(Pan),还有山林水泽的仙女们。俊美无俦的酒神头戴葡萄枝和常春藤编成的花冠,手执缠着常春藤、顶端缀着松球的神杖走在队伍的前面;随从们喝得醉醺醺的,围着他边唱边叫、乱奔乱跑,或者跳起节奏欢快的旋舞。在长笛、芦笛和铙钹声中,喧哗的游行队伍在群山中、在绿荫如盖的树林中、在青翠的草地上快乐地行进。有时候,狄俄尼索斯带上这帮随从熙熙攘攘地在全世界各地游行,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教导人们种植葡萄和用一串串成熟的葡萄酿造葡萄酒。狄俄尼索斯是个与众不同的神,他在万神殿众神中占据一个“奇特的陌生者”的位子。他不喜欢住在奥林匹斯山,宁愿呆在自己生长的山林间,和那群快活的随从做伴,狄俄尼索斯的山林也因此被称作“奥林匹斯外的小奥林匹斯”。少年安普罗斯(Ampelos)光彩照人;像个没有翅膀与箭囊的厄洛斯出现在狄俄尼索斯的面前,如同他以前在弗里吉亚的一片森林中亮相那样。酒神立刻看上了他,向他表达了爱意,安普罗斯面对狄俄尼索斯的表白欣喜若狂。有关他俩爱情的描写长达两个诗章,其中也融入了各种各样的插曲。接着是一首爱情叙事诗,诗人写得极其详尽、精彩。狄俄尼索斯惟一害怕的就是宙斯可能看见这个少年,并把他劫走,因为他比伽倪墨得斯更漂亮。然而,宙斯并不羡慕他的幸福,况且在古希腊人看来,世界上所有美丽的东西都注定不会持久。出于年轻人对冒险的渴望,安普罗斯决定只身去打猎。当狄俄尼索斯警告他要小心林中的野兽时,这位少年傲慢地嘲笑他。由于有不详的预感,狄俄尼索斯还是跟上了安普罗斯,发现他安然无恙时,激动地张开双臂抱住了少年。然而命运之神并没有打瞌睡,一个恶灵怂恿安普罗斯驱马走向一头似乎很温顺的公牛,不料那头公牛突然掉头向他冲来,把他掀下了坐骑。美丽的安普罗斯就这样受了致命伤死去了。狄俄尼索斯伤心欲绝,他用鲜花覆盖住少年那美丽如初的躯体,唱起了一支动人的挽歌。之后,他祈求父亲宙斯使心爱之人复活,哪怕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也好,让他能再次听到少年的爱语。他甚至诅咒自己的永生不朽,因为他无法与少年一起永远呆在冥府里。这几乎是阿波罗与雅辛托斯故事的翻版,在这些雷同的故事中反映了深植在希腊思想中的悲观主义情绪——大凡美的东西都只能是昙花一现,成为过眼烟云。厄洛斯很同情这位痛不欲生、濒于绝望的哀悼者,于是变成一个风流男子来到他的面前。厄洛斯充满深情地劝他再找一个心爱之人,以结束他的痛苦。他说:“忘却旧爱的惟一方法就是找到新爱;因此,再去寻找一个更出色的少年吧——正如西风之神那样,在雅辛托斯死后又迷恋上了西帕瑞斯。”另外,为了安慰这位丧失心爱之人的神,并鼓励他寻找新爱,厄洛斯接着详细地向他讲述了卡拉穆斯及其心上人卡普斯的故事:卡拉穆斯是冥德河河神的儿子,无限温情的爱把他与卡普斯连结在一起。卡普斯是西风之神的儿子,也是一个美貌超群的青年。当他们在冥德河洗澡并下赌注比游泳时,卡普斯淹死了。卡拉穆斯于悲痛中变成了一根芦苇,在风里沙沙作响,人们仿佛听到—首哀悼之歌。而卡普斯也变成了田野里的果实,每年都要重返故土。由于文章的疏漏,我们无法知道这个故事对狄俄尼索斯产生的影响。也许几乎没什么影响,因为后文中对青年们放荡轮舞的描写越来越带有性爱色彩,这种轮舞似乎是为了把内心充满极度渴望的酒神的注意力引向其他人。第十一诗章的结尾是:“在热烈奔放的轮舞中,年轻人疯狂扭动的双腿在透明的长袍下尽显无遗。”第十二诗章讲的是众神因为同情悲伤的狄俄尼索斯,把少年安普罗斯变成了一根葡萄藤。狄俄尼索斯激动地接受了这根对他而言神圣无比的荣耀之藤,并借此造出于珍贵之物——酒;他热情洋溢地赞扬了它。接着,在采摘葡萄、榨成酒后,举行祭酒仪式结束了丰收盛会。这种盛会在他经历了一段深深的痛苦后已经演变成了放纵的狂欢。人们在罗马和佛罗伦萨之间发现了狄俄尼索斯和安普罗斯的精美雕像群,它是大英博物馆中最珍贵的现存宝物之一。雕像中狄俄尼索斯正温柔地拥着已经变了一半的少年,而这个少年正向他献上一串葡葡。奥维德的《岁时记》对这个故事的记述不同,他说安普罗斯是在试图去折一棵榆树上的藤须时发生了意外,之后狄俄尼索斯把他作为葡萄采摘工(Vindemitor)置于群星中。有一次,年轻的狄俄尼索斯站在蔚蓝的大海边。海风柔和地吹拂着他深色的卷发,从他匀称的肩头垂下的紫色斗篷的下摆也在微微的摆动。海上远远的出现了一艘船,它正迅速地向岸边驶来。当船靠近时,海员们——第勒尼海上的海盗——看见在空旷的海岸上有一个出奇美丽的少年。他们迅速靠了岸,捉住这个少年,把他带上船。海盗们没有意识到,他们俘虏的是一位神祇。强盗们欢天喜地的认为,他们可以把这个美丽的少年卖去当奴隶,发一大笔财。强盗们想把狄俄尼索斯用沉重的铁链铐起来,但镣铐却从少年的手上和脚上自动脱落下来。狄俄尼索斯悠哉游哉地坐在甲板上看着海盗们,安详地微笑着。这时,一个舵手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对同伴们说:“不幸的人们啊!我们做了什么?莫不是我们想给神带上镣铐?你们看,我们的船勉强能载动他吗?这是不是宙斯?是不是银弓之神阿波罗?或者是大地震撼者波赛冬?不,他不是一个凡人!这是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一位神。快把他放开,让他上岸。不要让他召来狂风和在海上掀起可怕的暴风雨!”可惜贪婪愚蠢的船长根本不理会舵手的忠告,他坚持要把美丽的少年卖到埃及或塞浦路斯,他狂妄的宣称,这个少年是众神送给他们的礼物。强盗们若无其事地升起了船帆,驶入辽阔的大海。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满船流出醇香的葡萄酒,空气中充满浓烈的香味。嫩绿的葡萄枝顺着船帆不断生长,累累的葡萄出现在枝叶间;深绿色的常春藤缠绕住桅杆,结出红色的果实。花环把桨架完全绕住了。而美丽的少年突然变成了一只狮子,发出可怕的吼声在甲板上站立起来,眼睛里发出凶光。本已吓得呆若木鸡的强盗们争先恐后地逃向船尾,围到舵手身边。狮子一跃扑向船长,转瞬间把他撕成了碎片。其他强盗们感到逃生无路,一个接一个跳入海浪中。狄俄尼索斯把他们都变成了海豚。只有那个聪明的舵手蜷缩着身子蹲伏在甲板上,瑟瑟发抖地看着狮子。狄俄尼索斯现出原形,微笑着走到舵手身边,轻柔地把他扶起来,用悦耳的嗓音说:“不要怕,我是狄俄尼索斯,是雷电之神宙斯和卡德摩斯的女儿塞墨斯的儿子,我喜欢你。”据说,这个舵手成了狄俄尼索斯的第一个情人。



酒神阴阳冕第596章597章

在昏迷前的一刻,芙蓉心中依旧充满了悔恨,如果早知道光明天干圣徒们竟然拥有着全属性混沌,说什么她也不敢做出这样的试探啊! 姬动同时将一丝灵魂之力注入到自己的朱雀手镯之中,芙蓉昏迷了,他也要让沫儿看到整个过程,既然要与反抗天机组织进行合作,他就必须要保证今天这种不信任的情况不能再次出现。 震撼,在每一位天丰圣徒心中徘徊,包括姬动在内,没有人能想到,当混沌全属性之后,所产生的效果竟然是如此恐怖的。 毫无疑问,这黑暗神庙之中所拥有的法阵无数,更不知道有多少魔力氤氲其中。可就是这样,他们联手所释放的混沌奥义,却令整个黑暗神庙之中上万魔师不敢轻举妄动。 距离这边较近的,修为在八冠以下的所有魔师,几乎在呼吸之间,自身魔力就已经被抽空了,修为不足七冠的,更是在失去魔力后全部陷入了昏迷状态。哪怕是那些八冠以上的魔师们,也只能全身心的去凝聚自身魔力,尽可能隔绝外面的混沌吸扯,别说是攻击姬动他们,能保证自身魔力不流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可以说,凭借着五行混沌凝聚法阵,光明天干圣徒们牵制了整个黑暗神庙。 姬动心中暗叫可惜,如果这时候能有一支足够强大的力量突入这黑暗神庙之中,能够带给黑暗魔师们的杀伤可想而知。他发动这五行混沌凝聚法阵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将这黑暗神庙中所有法阵支持的魔力全部抽空,让这里的黑暗魔师没办法通知黑暗天机。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空气中的十属性元素被席卷一空,不过这黑暗神庙中所蕴含的庞大魔力也令光明天干圣徒们大为吃惊,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的工夫,这里所有的魔力才算是被吸收一空。这还不包括那些全力抵制混沌之力吸收的八冠、九冠魔师。而且,用不了多久,随着空气中气流的变化,件界的魔力元素很快就能开始对这里失去魔力的魔师、晶核进行补充。 但是,对于光明天干圣徒们来说,这样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在姬动的指挥下,九人同时散去各自的混沌奥义。从刚才的过程中,他们对于自身混沌,都有了一份全新的理解。“走姬动的灵魂之力瞬间爆发,蔓延在内堡每一个角落之中,既然已经暴露了,他这一次的灵魂探测肆无忌惮的包含了强力威压。圣级中阶的灵魂之力不只是要作为探查,同时也是作为引动,他要看看,在这里还有没有法阵能够被引动。 事实证明,混沌之力的无差别抽取元素是那么的强悍,灵魂之力扫描之下,竟然没有一个法阵能够被引动,也就是说,在没有魔师操控的情况下,内堡中的所有防御、攻击法阵已经完全瘫痪了,这也是姬动最想看到的。 众人身形闪烁之中,已经冲入了内堡,没有法阵的掩饰,不需要天机去探查,姬动已经发现了那两件光明水系神器所在的位置。而混沌魔力的消失,也令整个内堡都动了起来,生活在这里的强大魔师,还有黑暗神庙外围的所有还保存着魔力的八冠以上黑暗魔师,以无与伦比的速度超这边赶来。 “天意、阿金你们守住内堡大门,不得放入一人。”将两名九冠圣徒留下,姬动带着其他人迅速进入内保。 没时间去观赏这内堡中的情况,姬动在自己的灵魂之力探查下,直奔内堡深处而去。 阿金和狼天意留在内堡门前,狼天意刚刚站好,阿金就已经动了起来,脚尖轻挑,将那些前来侍寝的女魔师。全部踢入护城河水里。水里面的魔兽因为距离太近,早已在刚才那一阵吸收下丧失了魔力。这还是为了要保住芙蓉的命,否则,阿金就直接对这些她最厌恶的女魔师们下杀手了。 至于先前守在码头,还有守护内堡门前的这些男性魔师,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狼天意守在门前,阿金却如同一道金色光线般来回闪烁,只不过是十几次呼吸的时间后,她就已经站在了狼天意身边,手中也多了几十块儿六冠、七冠的黑暗晶冕。论实力,天干圣徒综合实力最强的无疑是姬动,但要论杀人的速度和手段,就算是姬动也比不上阿金。她体内有着一半龙族的血脉,杀戮起来绝对不会产生优柔寡断这种情绪,朋友、敌,在阿金的世界里,只有这两种区分,而所有的敌人,都可杀。 留下两人守门,姬动带着天干圣徒们快速进入内堡之中。这可以说是姬动所见过的最大一座堡垒。前方就是楼梯,姬动带着天干圣徒们直奔楼梯上攀登,那两件水系神器,就在内堡最上面的一个密闭房间之中。而那里,也是拥有法阵最多的地方,没有了晶核魔力的支持,这些法阵都**裸的呈现在了姬动脑海之中。 这座内堡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建造而成的,跟随在姬动身后不远处的渺渺尝试了一下,她惊讶的发现,就算自己使用大地女神之杖中的神力,想要彻底毁掉这座内堡,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至少短时间内是无法做到的。 越过数十级台阶,众人很快就来到了二层,十余名身穿红袍的黑暗魔师也正从二层迎了过来,姬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更多的黑暗魔师正在飞速靠近,此刻出现的没有一名紫袍大祭司,并不代表着那些黑暗神庙中的顶级强者是被混沌之力吸干了,而是因为他们生活在黑暗神庙内堡更高的地方,自然不如这些在第二层的红袍大祭司速度快。 到了这个时候,姬动深知,已经再没有任何其他可能,唯有硬拼一战了。黑暗魔师们想要通知黑暗天机回来。必定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首先,恐怕这内堡中的大部分黑暗魔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五行混沌凝聚法阵…山小是那么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热怕所有黑暗魔师都剔嫁“匣状态。黑暗天机何等身份?在没有确定必须他回来的情况下,想必这些黑暗魔师也不会立玄想办法请他回来。而是先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否则的话,一个,不好,他们就要承受黑暗天机的怒火。 而姬动他们又刚刚凭借混沌之力令所有法阵瘫疾,想要将消息传给黑暗天机,等他们去做的时候,就必须要先补充那个传送信息法阵的魔力。这又需要一定的时间,再加上黑暗天机传送回来的时间。至少短时间内,黑暗天机是肯定回不来的。正是把握住了这样的心态,姬动才带着天干圣徒们堂而皇之的冲了进来,他要做的,就是在黑暗天机接到通知并回转之前,取得那两件水系神器。就算不再多杀死什么黑暗天干圣徒,对于他们来说,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神火圣王铠早已笼罩在了姬动身上,在他身后的天干圣徒们飘然散开,这样才能令他们同时发挥出自身的实力。 尽管他们面对的是十几名八冠黑暗魔师,但天干圣徒们早已是今非昔比,除了留在下面的两名九冠之外,众人之中,除了杜明也都达到了八冠修为。更何况,还有姬动这个拥有着圣级体魄、圣级灵魂的天干圣王存在。 腾蛇闪第一时间就已经用了出来,天干圣徒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两个字,时间。 没有将体内魔力外放,姬动的身体就像是一颗炮弹般撞了过去,当先两名黑暗魔师赶忙提聚魔力,来不及外放,只能全力将魔力运转到双臂之上,试图阻挡住姬动这一下攻击。 这些八冠魔师虽然还有战斗的能力,但在先前混沌奥义绽放的时候,他们反应速度和自身实力终究还是不能和紫袍大祭司那样的至尊强者相比,各自的魔力都被不同程度的吸走了一部份,平均实力也就是剩余七成的样子。而姬动在一动手的时候,灵魂威压和极致魔力的属性压制就毫不犹豫的全面释放了出来。这些八冠魔师在实战中的状态顿时再减两成。当姬动近身而至时,他们每个人的魔力,根本无法提聚多少。 双手一分,分别排在那两名阻挡自己魔师的手臂上,姬动不作停留,身体在空中翻转,就已经从他们头上掠了过去。而那两名魔师的身体,在下一刻就像是番茄一般瞬间爆开,四散飞溅的血肉在空中化为火焰强烈的燃烧起来。 姬动双手一挥,空中燃烧着尸体的火焰就已经聚集而至,极致双火瞬间凝聚成两个巨大的火球,在他强力的压缩下凝聚在一起,悍然推出,朝着其他八冠黑暗魔师中心处砸去。 这些八冠的红袍大祭司能够住在内堡之中,显然是深得黑暗天机信任的,自身实力也是相当强悍,在付出了两名同伴的代价后,这些黑暗魔师们已经立刻反应过来。对方敢到黑暗神庙中直接发动进攻,实力岂同一般?不求伤敌,先求自保。剩余的十几名红袍大祭司竟然凑出了全属性,一时间,十系魔力五行结界瞬间展开,化为十彩光幕阻挡住了光明天干圣徒们的去路。要知道,这可是十名八冠魔师联手发出的五行结界,虽然他们不能将其转化为攻击的能力,但要论防御力,也是非同一般的。 看到这种情况,哪怕是姬动也不禁眉头微皱,这些八冠红袍大祭司反应竟然如此之快,而且能在这种惊慌失措的情况下还能对局面准确判断,单是这些,就足以显现出他们各自的实力了。 轰然巨响之中,姬动发出的极致双火球已经炸在了五行结界之上,剧烈的轰鸣在这内堡中震耳欲聋,但是,哪怕是姬动这强横压缩的极致双火球,也没能炸开十名八冠红袍大祭司联手布下的五行结界。只能令那五行结界之上荡漾起一圈圈光芒涟漪。当然,里面的八冠魔师们脸色绝不好看,拼命加强魔力输出,维持着五行结界的强横防御力。 “走。 ”姬动大喝一声,双手十指连弹,无数如同鳞片般的火光飘然飞出,你们不是要防御么?好,那就让你们防御好了。他们光明天干圣徒的目的又不是和这些人死拼。这种十属性俱全的五行结界由八冠红袍大祭司联手用出,就算是普通的初级超必杀技都能挡得住,想要干掉他们就要付出庞大的魔力,姬动可不认为在这里浪费时间是正确选择。这五行结界虽然不错,但却只能被动防御,而不像五行相生循环阵法还可以转守为攻,你不是像乌龟壳一样坚硬么?那好,我不理你就是了。 跟在后面的姚谦书早就把那两名已经被干掉的红袍大祭司掉落的黑暗晶冕收入囊中,众人跟随着姬动继续上行,朝着上方冲去。而那些红袍大祭司们布下的五行结界则在龙鳞闪的一阵狂轰乱炸之中屹立不倒。他们自然也无法在第一时间追上去。而且,他们也未必就敢过于靠近,先前那被秒杀的两名同伴,可是令这些红袍大祭司心胆具寒。到了他们这样的实力和地位,对生命珍惜程度更是远超常人,谁想死,呢? 黑暗神庙内堡一共有九层,下面七层都有黑暗魔师居住,住在第七层的就是那些紫袍大祭司,而留守的红袍大祭司们就住在七层以下,至于第八层和第九层,那是分别属于黑暗天干圣徒和黑暗天机的。 黑暗天机手下五支黑暗魔军,留在这里的只有一支,但红袍大祭司的数量却远远不止十名,除了这支黑暗魔军的红袍大祭司之外,还有一批专门辅助黑暗天机的红袍祭祀。